24岁小伙亲述经历:陷入连环贷,借1000元四个月“滚”成两万多!

来源:搜狐 时间:2019-01-24 11:05:19

原标题:24岁小伙亲述经历:陷入连环贷,借1000元四个月“滚”成两万多!

24岁的贵州人小熊(化名)刚刚从省会一所高校毕业,原本该开启奋斗人生的他却被一通通催款电话闹得绝望,甚至两次冒出轻生的念头。这一切,都是他为还一笔大学时期的网贷引出来的。其中一次为还千余元贷款,爱面子的小熊又选择了短期小额贷还款。结果,这个没还完,那个又欠账,让他陷入一笔又一笔连环贷。如今小熊有七个小额贷款,四个月已还两万余元,眼看这两天不把剩下的9000元还上,还不知这七个小额贷又会变成多少……

小熊被网贷搞得疲惫不堪

1

为还贷 24岁的年轻人一脸憔悴

“我今年刚大学毕业,现在的工作是送外卖。5月份我脑子发热为还贷款申请了网贷,750元七天到期,谁知现在越滚越多,滚到了2万多元,家里已经帮忙还了一些,可还有9000元还不上……”

这是刚毕业的省会大学生小熊此前给本报发来的求助信息。9月26日9时,应记者邀约,小熊来到报社。从电梯走出,眼前这名24岁的年轻人一脸憔悴,步履轻飘,说话时有些语无伦次,精神不振。说起自己近几个月的生活,小熊称是“一团糟”。“是年轻、好面子害了自己,早点向家人朋友求助,也不至于弄到现在这个地步。”小熊说。

2

借了一千元 为还款变成借“七家小额贷”

小熊今年24岁,老家贵州省,2015年来到省会读大学,工程管理专业,三年大专。说起让他陷入困境的过程,小熊说是因为大二时他在一家“爱学贷”贷款了2万元,分36期还款。“当时上学需要用电脑,我用这笔钱买了电脑,还有一部分钱用于其他生活用途。”小熊说,原本每月需要还一千多元,当时心想自己勤工俭学能挣出来,谁知到2018年5月钱不够用

为了还当月的1000多元,当时好面子的小熊没有向家人说明,也没有找朋友借钱,而是从网上找到一个贷款中介平台,从中借了1000元钱。“借1000元,手续费有200多,到我手里只有750元,这是小额短期,七天到期就要还钱。”小熊说,当时他没多想,用贷的钱还上原本的每月还款,可一周后他又拿不出钱还这笔小额贷款,于是小熊又选择了从其他平台借款用于还款。就这样,小熊陷入了连环贷……

这几个是正在还的网贷APP

9月26日,小熊给记者展示了他手机中欠款的几个APP,“魔借”“惠花花”“闪银”“花鹿”“水象分期”“借享钱包”“喵喵应急”等。小熊说,这七个都是他正在还款的小额贷,现在都没还完。“每天都有电话催款,也有许多人加我微信,说可以借钱给我,现在我不敢再借了。”小熊说。

为了还钱,小熊现在跑外卖挣钱,多时一天不到200元,可这些钱根本不够他还款,每周还不上就会顺延,但会多出一笔二三百元的费用。如果不能一次还清,以现在的小熊来说,就相当于陷入死循环,小熊慌了。

8月,无助的小熊向家人称借同学2万元,需要还。虽然母亲气得不轻,但还是硬挤出19000元给了小熊。小熊把这笔钱全用在还贷上,但短短四个月,由借一家变成借七家,小熊为还1000元的贷款,也涨到了还2万多元。如今还了19000元后,小熊在9月底前只要能再还9000元就能把这七个小额贷还完。“这样只剩下那个正规些的分期贷,我有信心能还得上。”小熊说。

其中一个平台的小额贷款还差三期

3

贷款都是从网上办的 如今走投无路

小熊称,这些贷款都是从网上办的,需要他的身份证、电话号码等信息。虽然努力工作,经常清早开始干活,一直到深夜,可面对不断增加的小额短期贷款小熊无法靠自己的能力偿还了

“我经常接到催款电话,对方说今天不还就给我父母打电话,我父亲去年做了手术,母亲前一段时间听到我借同学那么多钱气得身体不好,所以我不能让父母知道这些。从上大学起我就没找家里要过钱。当别的同学在宿舍打游戏时,我在勤工俭学。”小熊说,前一段时间他很努力,可还是差很多钱,吃饭捡最便宜的,就是这样也不行。

“我上个月还被骗了,有人加微信说可以给我贷款,让我还清小额贷款,但要先给他800多元费用。我信了,转了钱,之后对方不理我还拉黑了我。”小熊说,有时想多挣钱,但总被催款电话困扰,之前有两次逼得他曾想跳楼。“我忍下来了,但现在真的有些走投无路了。”小熊说。

4

小熊:“我想‘上岸’,好好生活”

采访中,小熊几次提到因为网贷,他和女友面临重重困境,家里的经济状况也不佳。为此,小熊后悔万分。“我想以自己的经历提醒广大年轻人,千万不要想着走捷径、爱面子,挣一分就花一分。”小熊说,这笔贷款缠得他感觉生不如死,几次有过轻生的念头,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上岸”。

后悔当初选择网贷的小熊希望向社会求助,有好心人能帮他先把这笔9000元的小额贷还上,否则,这笔钱一旦逾期又会变得更多,甚至前边的19000元就白还了。“借钱帮我的人我会永远感激,我送外卖一个月也能赚4000元到6000元,只要不是这种利滚利的贷款,我一定能还上。”

就在采访过程中,小熊仍不时接到催款的电话以及各种小贷平台的推销电话、微信,询问他是否还要办小额贷款,小熊一律拒绝了。“我知道再借这种钱,人生就完了!我还年轻,我希望有个美好的未来。如果能跳出来,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生活,再也不碰此类网贷了。”小熊说。

5

警方:当事人可到辖区刑警中队报警求助

随后,记者就小熊的遭遇电话咨询了市公安局打黑办工作人员。

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小熊遇到的是典型的“校园贷”,网贷平台声称要通知其家人的行为属于一种威逼行为,小熊应尽快到辖区刑警中队报警求助。

文/图 本报记者 南开宇

编辑 静静 责编 卡卡

—— 9639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