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龙江首富”到一年三次爆仓,医药资本狂人朱吉满棋至终局

来源:搜狐 时间:2019-02-13 10:37:34

原标题:从“黑龙江首富”到一年三次爆仓,医药资本狂人朱吉满棋至终局

以105亿身家荣登黑龙江首富的朱吉满夫妇,正在为前几年公司的高频并购带来的巨额商誉以及债务埋单。

曾经与人光明的“眼科医生”,誉衡集团实控人朱吉满,正在经历着其从商以来最灰暗的时刻。

12月11日,誉衡医药公告,因质押股票未能及时追加保证金或提前回购,控股股东誉衡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将合计不超过4396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

算上这一次,誉衡药业今年已经三次遭遇质押强制平仓。

12月7日,工商资料显示,誉衡药业已经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称的“老赖”。而朱吉满这个被称为医药狂人,野蛮人的下海大夫,终于被卷入了现金流的黑洞。

今年2月,誉衡药业股价接连暴跌触发平仓警告,朱吉满通过云南国际信托持有的公司股份信托计划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质押,因无力偿还兑付,出现被动减持。

吞噬朱吉满现金流的,是其并购与质押贷款结合而成的杠杆游戏。

自2010年上市以来,誉衡药业涉及收购资产20多项,累计涉及并购金额接近129亿元。“医药狂人”其甚至曾尝试并购互联网金融、基因检测等非药业领域相关资产。

同多数企业围绕主业关联产业链进行上下游并购的产业扩张思路不同,朱吉满进行的并购医药资产普遍没有关联性,似也无形成协同效应。并购后的几年,子公司业绩出现暴涨暴跌;高负债、商誉减值则牵连出层出不穷的问题。为解决燃煤之急,誉衡药业选择了变卖旗下优质资产。

从2月8日迁出债务危机爆发至今,短短数月,誉衡药业3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或引入战略投资者,其都是在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权被冻结或遭强制平仓前后。在资本市场也曾叱咤风云,可如今却因高质押炸雷,面临随时可能失去誉衡药业控制权的窘境。

债务黑洞

每一个公司背后,都有一个掌舵手,而誉衡药业的朱吉满便是那个掌舵人。公开资料显示,朱吉满是个地道的陕籍商人,曾做过眼科大夫的他,在1993年辞掉了铁饭碗下海创业销售药品,靠一种叫做“鹿瓜多肽注射液”的药品挖到第一桶金。

2000年,朱吉满用做医药代理商所赚的钱买下了一家已濒临破产的小企业,并改制为誉衡药业。

而在经过了10年的经营后,誉衡药业在A股上市,上市之后曾有过两个月内突破百亿市值的惊艳表现。

而在上市之后,在朱吉满的带领下,誉衡药业开启了外延式并购迅速扩张。

2012年8月,誉衡药业斥资2.1亿元收购哈尔滨蒲公英药业;紧接着在2013年11月,以6.98亿元收购上海华拓;2014年12月,以23.9亿元收购山西普德药业。2015年,朱吉满首次以“野蛮人”的身份亮相资本市场,大手笔增持山东药玻和广济药业两家A股上市公司,同时还收购了湖北多瑞药业。

一年之后,朱吉满“意外”退出了山东药玻控制权竞争,朱吉满已经不在两家公司的十大股东之列。但是,与誉衡有融资纠纷的“武汉信用系”武汉信用资本却出现在了广济药业的股东名单中。

根据今年5月一份法院裁决文书显示,武汉信用小贷公司在向武汉市江安法院上诉,要求冻结作为被执行人朱吉满,哈尔滨誉衡集团、胡晋、白莉惠的资产,包括誉衡药业股份也因此遭到“轮候冻结”。

有人猜测,武汉信用的融资纠纷正是誉衡资金链断裂的开始,而早在2016年,朱吉满的债务危机已经开始。

誉衡药业在高频并购下,上市公司资产规模迅速扩大,其市值从2012年底的44亿,上涨到2015年6月的329亿,被誉为中小板的英俊小明星。

同时,凭借着资产规模的壮大,朱吉满的身家更是水涨船高,2015年朱吉满登上华人富豪榜,2017年上位成为黑龙江首富。

不过,高速并购之下却隐藏了不少风险,带来了高额的商誉以及债务。根据公开信息,2016年-2017年,誉衡药业商誉占净资产比重分别为91.01%和85.61%,是金额最大的资产科目。

上市前几年似乎一切正常,营收和利润整体上涨,但到了2017年突然画风一变,利润暴跌让市场错愕。

数据显示,2017年誉衡药业实现营收30.42亿元,增速仅为1.94%;录得净利润3.12亿元,同比减少56.43%。

并购风险突至

而净利暴跌的背后,和并购公司的业绩有关。2017年并购的重要公司(利润占比超10%)大部分出现业绩下滑的情况,特别是蒲公英、上海华拓和南京万川华拓这三家公司利润急剧下滑。值得注意,这三家公司利润同比大幅下滑,却没有计提任何商誉减值。

即便此时,誉衡药业还寄希望于并购,2017年12月,拟以16亿元收购上海瑾呈70%股份。虽热誉衡药业自上市以来,主导收购了多起并购案,据媒体不完全统计,誉衡药业上市以来,共实施资本并购案27宗,其中成功完成并购14宗,涉及并购金额约129亿元。但这些医药资产普遍没有关联性,没办法形成协同效应,誉衡药业官网显示,这家东北药企涉足药物产品种类众多,涉及心血管、泌尿以及抗肿瘤抗感染等多个品类。不仅如此,誉衡药业还涉足了互联网金融,从事基因检测服务。

然而,从近3年现金流的角度来看,誉衡药业必须要依赖筹资活动才能维持公司运作下去。截止今年一季度,誉衡药业的资产负债率高达53.53%,远高于制药行业上市公司28.73%的平均资产负债率。公司总负债49.9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34.65亿元。

在公司并购公司业绩下降,并购公司之间无法产生协同效应而带来业绩提升、高负债的背景下,为缓解短期流动资金不足带来的压力,朱吉满将直接或通过誉衡集团、誉衡国际间接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进行质押融资。

今年2月份,誉衡药业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誉衡集团及一致行动人誉衡国际,质押的部分股票已触及平仓线;另因公司实控人朱吉满未及时补仓,其通过云南国际信托持有的公司股份出现被动减持。受此影响,誉衡药业股价一度暴跌,几近跌破平仓线,并于当日紧急宣布停牌。

多次被动平仓 买卖资产不顺

为解决质押爆仓的问题,誉衡药业选择了变卖旗下的资产。2月22日,誉衡药业宣布拟向力鼎投资出售全资子公司上海华拓、西藏誉衡阳光、普德药业100%股权,预计交易标的对价不超过55亿元。

而公司与武汉信用小额贷款融资纠纷,却令誉衡药业雪上加霜,在质押股票平仓危机未解除的情况下,股票又面临司法冻结。去年底,控股股东誉衡集团将持有上市公司0.86亿股份质押给武汉信用小额贷款,以融资4亿元,这笔贷款在今年3月到期后,余款3.6亿元未及时偿还,导致大部分股权被司法冻结。

债务压顶之下,今年5月誉衡集团筹划引入战略投资者中健投资控股,后者拟以39.4亿元获得誉衡药业不低于35%的股权。并成为新的控股股东,但交易最终以失败告终,卖壳自救失败。随着股价再度跌破界限,公司迎来第二次强制平仓。

买卖资产不顺,引入战投又无疾而终,无计可施的誉衡药业又开始了并购资产的老路。6月11日,在宣布被强制平仓的几乎同时,誉衡药业发布公告,预计不低于40亿元收购天麦生物35%股权,同时承诺3年净利18亿,后又找来新的接盘方。然而,截至9月末,公司宣布,年初抛出的出售3家子公司重组计划终止。随后,第三次强制平仓也如期而至。

面对债务危机,业绩下滑等重重压力,昔日医药狂人朱吉满是否还能守住自己的江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